《文字遊戲》遊民評測9.2分 最有趣的“簡陋”遊戲


魔龍盤踞的城堡前,站著一位弱不禁風的勇者。

他出招無力,劍術不精,腳步鬆散,反應遲鈍,想殺掉幾個史萊姆,都需要花費好一番工夫——然而他卻克服了重重險阻,來到了無數名前勇者都未曾踏足的地方。

使他變得非同尋常的武器,來源於一個獨特的稱號——“識字勇者”。在他的眼中,世界萬物均化作了“簡陋”的文字。

凡是文字,就會有可以改寫的地方,這便是一切敵人的破綻所在。

當文字遭到改寫,現實中的事物也會分崩離析。隻要能抓到破綻,別說區區魔龍,就算是神也能照殺不誤。

 

 

 

 

這名勇者,來自新近發售的國產獨立作品《文字遊戲》。它的畫面完全由漢字組成,令人想起國內90年代大火的MUD遊戲。而它的玩法,又讓人聯想到組合字符來改變事物的《Baba Is You》。

然而,它並非是對上述兩者的模仿,而是將博大精深的漢字真正玩出了無數種花樣,做出了一款在玩法、視覺、故事上均無可挑剔的文字遊戲。它洋溢出的“神作”氣質,給我帶來了巨大的觸動,以至於在通關了真結局之後,我難掩激動的心情來回踱步了許久,都無法使內心複歸平靜。

PS:本篇評測含有劇透,建議對遊戲感興趣的玩家在讀完第一部分後,自行嚐試,以獲得最佳的體驗。

文字世界


倘若我們的世界化作二維平面,而萬物都變成了漢字,會是怎樣的一番景象?這就是《文字遊戲》搭建出的故事舞台——一個由純文字組成的世界。如何利用眼前“簡陋”的一切,譜寫出一曲克服重重險阻的英雄讚歌,便是《文字遊戲》想呈現給玩家的美妙體驗。

我們平時在遊戲中所見的漢字,隻是一種信息的載體,但在《文字遊戲》裏,漢字就變成了實體化的事物。幾個連在一起的“桌”字,就變成了可以放置鍾表的長桌;相鄰的一長串“路”字,就構成了鄉間前進的小徑。

 

 

 

這些文字並不是一堵呆板的“字牆”,而是“有生命”的東西,能用自身的特殊性質,去影響到其他事物。 “鏡”字能夠反射“光”字組成的光束,忽然噴起的“水”柱,也會驚嚇到上方的小“鳥”。這個簡陋的世界,也因為細節而擁有了強烈的真實感,而從這種反差裏誕生出了一種荒誕的趣味。

 

 

而勇者之力,就是通過改寫文字,來改變世界的力量。當勇者在冒險途中,收集到三件至寶後,就會擁有三種改寫現實的特殊能力。

貝克思貝斯(Backspace,鍵盤上的退格鍵)之劍擁有刪除文字的功效。它的使用方式簡單暴力,隻需一劍劈下,就可以讓句子產生新的含義。最常見的用法是直接刪除掉“不”,讓表達的含義完全逆轉。這也歸功於漢語的奇妙特點:許多話在剔除一兩個字之後,仍然能夠組成完整的句子。例如“一直循線前進”在去掉“循”後,就會變成“一直線前進”。

 

 

 

杜爾(DURL,下上右左的英文首字母)手套的用途則是推拉文字。它能夠讓玩家偷梁換柱,從其他句子裏拿來需要的字。例如將“一顆小圓石砸在頭上”中的“頭”挪到後面,就變成了“一顆小圓石砸在上頭”。這種玩法與漢語也極為契合:每個漢字都同時擁有許多種含義,當它們出現在另一段話裏時,也就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而四目(傳說造字的倉頡有四隻眼睛)頭盔讓勇者掌握了拆字組字的能力。它能夠無中生有,創造出嶄新的可能。例如從“轉”裏拆出“車”,和“斤”拚成“斬”,連接成“我斬巨人”。而這種玩法,也幾乎隻能在漢語中才能見到:“會意字”天生就是由兩個及以上漢字拚接起來的形態,而眾多的偏旁部首,拆出來也都會成為另一個表意明確的漢字。

 

 

這些玩法共同構成了本作的解謎環節。除了改寫句子這樣基本形式的謎題外,本作裏的解謎還有許多創新的形式。

“不斷重複的十字路口”是一個在各類遊戲裏十分經典的謎題。玩家需要連續幾次選對正確方向,才能破除無限循環的困局。而提示方向的關鍵所在,就隱藏在十字路口本身:橫豎兩條空白的道路,與牆壁上圖案的空隙,拚成了“上、下、左、右”的字樣。這使玩家不再隻著眼於字,轉而需要關注“空隙”,打破了一直以來的慣性思維,也讓人在解明真相時恍然大悟。

 

圖中的一橫一豎,與右下角的一點拚成了“下”字

 

而開鎖的謎題也極具特色。鎖芯裏的轉子,全部化作了文字形式的轉盤,而當它們與背景文字拚成連貫話語的那一刻,就來到了正確的位置上。在多個轉盤臨接時,轉盤交點處的文字還會互相交換,實現了類似魔方的效果。這讓謎題擁有了更高的複雜度,也帶有了更多的挑戰性。

 

玩家並不用擔心謎題會因為複雜度的上升,而變得過於艱難,因為本作非常值得稱讚的一點,便是謎題的難度曲線。製作組將流程的難度控製得非常好,讓人既感到充滿挑戰,又不會因為太難而卡關許久。

當解謎手段變多時,為了防止謎題複雜度變得太高,遊戲會主動幫助玩家排除一部分可能,避免過多的無效嚐試。有時,勇者身旁的詩人會找個借口,暫時保管勇者的劍;有時,則會用魔龍的冰霜覆蓋起許多的字,讓這些“死去”的字再也無法操作。盡管能力忽然被剝奪會讓玩家感到有些不爽,但也確保了更加順暢的遊戲體驗。

 

 

遊戲內置的三檔提示,也準確地抓住了玩家的卡關痛點。我往往隻需要觀看一兩檔“旁敲側擊”式的提示,就足以解決問題。而作為終極手段的第三檔提示,也足夠準確有用。以上文當中魔方式的開鎖謎題為例,遊戲的第三檔提示,直接寫出了按Ctrl+Z複原謎題後,正確解法的每一步操作,讓我瞬間從無盡的嚐試中得以解脫。

 

不過,一些謎題的操作過程,會讓人感到略顯繁瑣。有些字在搬運時會被拐角卡住,玩家必須要繞好大一圈,才能繼續推拉文字。而後期勇者獲得的全新能力,也會和推字的按鍵衝突,想搬動文字時隻能選擇拉取,也讓操作變得麻煩了許多。

文字演出


將象形文字許多特征保留下來的漢字,本身就可以看作一副優美的圖畫,而它還能夠被進行多種的藝術加工,呈現出像書法這種獨特的藝術形式。《文字遊戲》中許多的動畫演出,就用各種奇妙的方式演繹出了漢字的美感。

許多文字,都有著特點鮮明的演出效果。“火”字會發出光芒,“樹”字會搖曳擺動,“水”字則會噴濺出像素塊。而像“人”這樣的活物就更加多變:當一切安寧時,開心的“人”們在字裏行間內左右蹦跳,而當怪物來臨,“人”們就顫抖不已。這些特效盡管有些“簡陋”,卻足以讓人感受到存在於細節當中的創意。

 

在敘事中,文字也可以依靠自身演出,使景象變得更加生動,起到推波助瀾的效果。場景破壞是其中重要的一環,例如蛇妖的衝撞會將文字擊成碎片,而魔龍的冰霜吐息,則能把文字冰封起來。另一種破壞的形式則更加徹底,像是支離破碎的“樓”,就被拆成了“木婁”的字樣,而被火燒過的“桌”子則直接變成了“燼”字。

 

 

另一方面,漢字也可以像《Stone Story RPG》《矮人要塞》《CDDA大災變》這些ASCII遊戲一樣,將不同顏色的字符當作像素點,緊密拚合在一起,組成圖像乃至流暢的動畫。

在遊戲開場後不久,玩家就可以看到純文字組成的過場動畫。盡管無法比擬高清的華麗CG,但這種“將簡單樸實的古老技藝磨練到極致”的純粹感,也讓人感受到了相當的震撼。

 

文字之戰


解謎與演出二者,所譜出樂段中的最強音,就是激動人心的BOSS戰環節。BOSS戰的本質依舊是解謎,但過程卻要緊張刺激許多。每場戰鬥的玩法都完全不同,途中也花樣頻出,為玩家帶來了十足的新鮮感。

當玩家面對龐大如列車般的蛇妖,一場追逐戰也隨之打響。在不斷向前逃命的途中,玩家還需要關注場景中不斷浮現的旁白文字,通過改寫它們的內容對蛇妖造成傷害。而如果行動稍有遲疑,就會慘死在蛇妖口中。盡管每次勇者死去後,都可以立刻複活重新投入戰鬥,但蛇妖的壓迫感還是讓我在解謎時顯得焦頭爛額,往往還沒有想到正確的解法,文字就已經被蛇妖所撞碎。這為戰鬥增添了許多的緊張感,也塑造出了優秀的BOSS戰氛圍。

 

而在挑戰強大的魔龍時,四周不斷湧現的文字牆壁,會將勇者的立足之地越縮越小。每當玩家靠近這些文字,試圖去刪改它們時,魔龍都會用冰霜吐息準確擊中勇者所在的位置,將附近全部凍結成不可接觸的冰雕,以封鎖掉一切可能的機會。這讓魔龍簡直成為了無懈可擊的存在,它的輪番轟炸,配合著自我懷疑的旁白,也讓玩家感受到了深深的絕望。

 

 

高質量的BGM,在BOSS戰中也顯得十分應景。

當勇者來到城堡的頂端,在寒風中一睹魔龍真容時,音樂中類似詠歎調的男低音獨唱,讓我瞬間想到了在《最終幻想14》的《Answers》曲中出現的衛月巴哈姆特。而當魔龍翱翔於天際,向勇者吐出一口口冰息之時,此刻的音樂也變為了管弦樂中的大合唱,又讓我回憶起了《上古卷軸5》裏的《Dragonborn》。製作團隊十分清楚什麽樣的音樂能夠打造出足夠的“龍味”,讓我不需看到魔龍的全貌,就足以感受到與龍作戰的氛圍。

文字的故事


《文字遊戲》的故事,就像傳統日式RPG中千萬個勇者的經曆一樣:作為勇者的“我”,有一天蒙受選召,踏上了前去殺惡龍,救公主的旅途。

盡管“勇者故事”本身已經是個老掉牙的題材,但本作高超的文案水準,讓整個故事都顯得引人入勝,也融入了許多讓玩家會心一笑的梗。在人名地名上,本作顯得十分隨性,用博德(Bold,粗體),伊塔力克(Italic,斜體)玩出了許多諧音梗,而旁白裏也很自然地融入了類似“糖、香料、與美好的味道”這類頗有年代感的名梗。

 

克裏皮的特產是《飛天小女警》

 

然而,《文字遊戲》並不甘心隻寫這樣一個樸實無華的勇者故事。

如果你真心對這個遊戲感興趣,想要去親自體驗的話,我建議你不要閱讀下面的終極劇透內容,隻需要記住它有個多重神轉折的好故事即可。

遊戲中的第一次神轉折,是在玩家進入了假結局時。當玩家不屈從於這種半吊子的命運,拔劍斬斷虛假的文字時,嶄新的旅程也就隨之開始了。此時反抗命運的心願,使玩家與勇者合為一體,真正全身心地投入了故事中。

 

這次失敗,讓勇者獲得了蛻變,甚至能夠打破時間的阻礙。在已經知曉結局的上帝視角下,將他人帶離舊命運,開辟出全新的未來——這種逆天改命的場面,在任何遊戲裏都是十分激動人心的瞬間。

而第二次神轉折,是在玩家面臨二選一的結局之時。遊戲雖然會將選擇權交予玩家,但無論選擇何者,最終都隻能迎來一個充滿缺憾的結局。

而如果玩家不死心,想要創造出完美結局的話,就可以通過改寫文字的力量進入到第三結局。而這時,《文字遊戲》才終於展現出它的本質——它和《邪惡冥刻》、《Undertale》、《尼爾:機械紀元》一樣,都是“元遊戲(Metagame)”,一種打破第四面牆,直接向玩家對話的遊戲形式。

此時,玩家會發現足以顛覆對遊戲認知的驚人事實,先前旅途中的奇怪矛盾,在此時也都得到了解答。而當玩家終於寫下了心滿意足的結局,點下了退出遊戲的按鈕時,遊戲卻又再次讓人大吃一驚,將玩家帶到了一個嶄新的維度中,而在這裏,遊戲的終極謎團也將被解開。

而在最後的最後,我還察覺到桌面上的某個文件夾裏,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個新的TXT文檔。這正是Metagame所特有的玩法,它模糊了遊戲與現實的邊界,讓玩家的探索目標甚至延伸到了電腦中的文件裏。而文檔的內容也讓我不由得發出了感歎:原來文字的力量,真的足以改變世界。

總評


《文字遊戲》將解謎、文字冒險、傳統JRPG等諸多元素融於一身,用僅有文字的“簡陋”畫面,為玩家們帶來了幾乎從未有過的新奇體驗。遊戲中改寫文字的玩法高度成熟,將博大精深的漢字玩出了許多種花樣,讓這趟討伐魔龍的旅途時刻充滿著讓人眼前一亮的點子。而遊戲後半段的多重神轉折,更是讓它錦上添花,為整個故事都重新賦予了不同的意義。

 

 

來源:游民星空

標籤: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