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可夢:珍鑽複刻》遊民評測7.2分:隻是一本對戰教輔


神奧聯盟的對戰廳裏,我和竹蘭的對決正走向尾聲,這場對戰的勝負將決定神奧冠軍的歸屬。

這絕不是一場輕鬆的對決,竹蘭的實力與此前“捉蟲少年”之流不可相提並論。

艱難的拉扯後,隨著姆克鷹削去了烈咬陸鯊大半血線,我終於陷入了狂喜——憑我對聯盟冠軍的了解,在之前花費過不少藥品的竹蘭此時已經彈盡糧絕,勝利幾乎十拿九穩。

於是,我大手一揮將猛火猴替換出場,讓它打出了最後一發近身戰,準備暢享勝利的美酒。

——但預想中的勝利畫面並沒有出現,依舊充滿精神的烈咬陸鯊仿佛正在嘲笑我的天真。

竹蘭慢悠悠地從地龍身後走出,恰到好處地晃了晃手上四瓶全滿藥。

“艸,做個人吧!”屏幕前的我忍不住破口大罵。

 

 

 

 

以上是我遊玩《寶可夢晶燦鑽石/明亮珍珠》(下文簡稱《寶可夢:珍鑽複刻》)時,第一次挑戰神奧冠軍的真實場景。盡管曾在NDS上體會過這部經典作品的魅力,但十幾年過去,這片取材於北海道的地區在我記憶裏早就模糊不清,使得這場與神奧的再續前緣依舊樂趣十足。

隻不過新加入的寥寥改動,和低水準的外顯質量,讓這款預告即備受詬病的複刻版遊戲,實在稱不上是一款優秀的作品,也無法挽回自己崩壞的玩家口碑。

實際改動乏善可陳


作為外包給ILCA工作室製作的經典遊戲重製版,《寶可夢:珍鑽複刻》直觀的改動極為有限,這成為了它預告即被噴的主要原因,也讓“GF在2006年就做出了2021年等級的遊戲”成為了寶可夢粉絲飽含怒氣的調侃。

地圖探索部分,本作並沒有采用《寶可夢:劍盾》的3D開放世界,而是與15年前的原版一樣是線性流程加二頭身俯視角畫面,就連用以替換老素材的高清貼圖,也沒有達到《夢見島》一般的高水準。與此同時,場景中的樹木、岩石、房屋和NPC訓練家還存在極為嚴重的素材複用情況——每一棵樹,每一塊石頭都是同一素材的“數碼克隆體”,與15年前的原版手段如出一轍。縱觀整片神奧地區,隻有水體的光照反射和波紋效果能達到差強人意的水平。

 

 

 

外顯資源的糟糕狀況,和並不討喜的視覺呈現方式,讓這部遊戲乍一看充滿了一股“擺爛”的氣息,令人忍不住懷疑製作組是不是在調高了原版的貼圖分辨率後,就將遊戲草草上線,連張“高清蒙皮”都沒舍得做。

但當我打完幾個道館,學到幾個大威力技能後,好歹是從遊戲的戰鬥部分獲得了幾點寬慰。與“原汁原味”的地圖探索部分不同,在寶可夢系列的核心內容——對戰方面,《寶可夢:珍鑽複刻》跟上了《寶可夢:劍盾》的腳步,並且對部分熱門精靈和常用技能的動效進行了一定調整和重做(當然二連擊還是蹦兩下完事)。

倫琴貓的“電光”,如今擁有了完整的蓄電與瞄準過程。皮卡丘的“電球”,獲得了更加豐富的紋理,搭配上電球邊緣的暗色處理,使其更富視覺衝擊力。“噴射火焰”如今終於能從正確的位置噴出了,連“破壞光線”都因為新的擊中反饋而顯得威力更足。

 

 

 

 

 

遺憾的是,盡管在戰鬥場面做了些“微小的工作”,但《寶可夢:珍鑽複刻》的精靈表現力仍然不夠。它比起如今市面上尚存的大多數傳統JRPG都要落後數年,甚至與2006年在Wii平台發售的《寶可夢:對戰革命》相比也沒有突出優勢。

對於一款2021年末發售,並身披全球最高價值IP的遊戲來說,本作整體的畫面表現效果無疑是不合格的,這讓我在遊玩的前半階段都因為糟糕的外顯而怒氣拉滿,直到我被四天王們的髒套路勾起了求勝欲。

ILCA太懂寶可夢對戰了


雖然《寶可夢:珍鑽複刻》在外顯層面的進步相當缺失,但是它在PVE流程戰鬥上的諸多變化卻讓我感覺樂趣十足。

在過往作品中淪為“經驗寶寶”的四天王和冠軍,均在本作獲得了極大的實力提升,足以給一心通關的玩家造成不小的麻煩,也讓我難得在寶可夢系列的PVE內容中找到了“動腦子”的樂趣。

 

 

 

四天王和冠軍竹蘭的隊伍在《寶可夢:珍鑽複刻》中得到了大幅度的調整,擁有了更全面的打擊面,配招相當合理,個體值更是近乎完美。這讓玩家頭一回在一周目流程裏面臨隊伍硬實力的劣勢,也讓在PVP對戰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先讀與聯防第一次成為“必修課”。

地面天王菊野婆婆專門給河馬獸配了個冰凍牙來克製草系打手。火系天王大葉則效仿了禦龍渡,搖身一變成為“素質天王”,在給烈焰馬選用了毒擊、催眠術、鐵尾等陰間配招同時,甚至還會玩“隨風球+烈焰猴”這種非常專業的接棒戰術——連吃三次催眠術一度氣得我大力捶桌,而接下近身戰並爆出“氣勢披帶”的烈焰猴,更是讓我在深夜裏痛罵ILCA“不公平”。

 

 

廣角鏡催眠烈焰馬,你怎麽這麽素質?

 

至於冠軍竹蘭,則是完全不當人。5顆全複藥本就已經讓她沒啥共同弱點的隊伍,擁有了很高的容錯率,製作組對原版竹蘭隊的調整更是讓她成為了名副其實的“神奧最強”。

鬼盆栽、海兔獸兩位“受盾”完封了G4世代大多數熱門屬性,攜帶火焰寶珠的美納斯會用“神奇鱗片+熱水+自我再生”的戰術跟玩家“髒”,滿個體值的路卡利歐可以一發龍之波動秒殺玩家的地龍。

而竹蘭的標誌精靈——烈咬陸鯊,更是徹底開了“外掛”,6V、急速、滿物攻的性格個體自不必說,連特性都變成了玩家流程中幾乎無法獲得的夢特——粗糙皮膚。在用毒擊補足妖精打擊面,並用抗冰果抵禦住四倍弱點後,這隻守衛通關大門的準神,幾乎能在劍舞強化後1V6打穿所有高速通關隊伍,也成功的讓我在第一次面對竹蘭時感受到了“龍爪一刀一個”的恐怖。

 

當銀風大佬被竹蘭推隊的時候,我就明白,第一次敗北不全是我的問題

 

這曆代最高難度的冠軍戰,逼得我不得不根據竹蘭的陣容額外捕捉幾隻“救火隊長”來補足打擊面,並提前控血騙藥來降低烈咬陸鯊的壓製力。這種精密計算、步步為營的求勝過程,讓久居大師組的我都能感受到一種近似於PVP排位對戰的策略樂趣。

 

這奪冠慶祝是真的醜,醜到家了

 

不過對於那些“奪冠即封盤”的輕度玩家,和用本作入坑寶可夢系列的新選手來說,這壓力拉滿的PVE流程,既是一份對戰入門教學,也有可能成為一段充滿打擊的負反饋之旅。他們可能需要針對冠軍的個別精靈,花費大量時間去尋找專項的對策手段,並重新組建陣容挑戰聯盟。但這種努力的結果,可能並不會完全符合他們的預期。

好在仁慈的ILCA最後還是給玩家留下了些憑運氣通關的機會。本作中,寶可夢與訓練家之間的羈絆效果被大幅度強化了,這些跟隨你從雙葉鎮走到天冠山的小家夥,現在會根據羈絆等級做出不同的臨場反應,有時能觸發“無形氣腰”接下致命的招式,有時可以閃躲過那些必中的技能。

動畫裏小智賴以為生的“快躲開”和“撐下去”,在《寶可夢:珍鑽複刻》中成了時常在玩家隊伍裏發生的事情。這些符合寶可夢原設的“巧合”,在給困難的戰鬥留下一線生機的同時,也不至於讓玩家因為受到了開發者的“施舍”而感到懊惱。

珍鑽依舊很好玩,但這遠遠不夠


15年後,《寶可夢珍珠/鑽石》仍然是迄今最好玩的寶可夢作品之一,它有系列最討喜的角色設計,有著豐富的通關隱藏內容,有形成獨立玩法的華麗大賽,有著錯綜複雜的地下迷宮,還有後續作品少見的劇情深度,而《寶可夢珍鑽複刻》原封不動的將它們搬到了NS平台。

但對於《寶可夢珍鑽複刻》這部承載著無數訓練家期望的作品來說,這些,還遠不足夠。

本作所有的樂趣點,完全來自於2006年發售的那部寶可夢系列集大成作品,而它自己,甚至連重製版最基本的工作——提升畫面,都沒有做到合格的水準。

 

 

在寶可夢粉絲的期望中,《寶可夢珍鑽複刻》應該像同為重製版遊戲的《寶可夢始源紅藍寶石》一樣,有老精靈的新地區形態,有符合系列地位的劇情延伸,有神奧雙龍的“原始回歸”,甚至應該有mage進化的再度歸來。但以上所有,本作都沒有實現,就連值得說道的新內容,都隻剩下對PVE敵人的強度調整和一個可選項不算豐富的換裝系統。

盡管以上指控《寶可夢珍鑽複刻》不思進取的“鐵證”,似乎都不能成為批評本作的緣由,也似乎不在這款重置遊戲應有的內容范疇裏,但種種期望的落空,還是讓人覺得,無比遺憾。

 

看著是挺萌萌噠的,換成二頭身以後呢?

 

不過得益於原版的“好底子”和NS對於NDS兩個世代的機能碾壓,《寶可夢:珍鑽複刻》仍然是從未涉獵過寶可夢系列的新玩家可以嚐試入坑的作品,並足以借其一窺這個系列過去很多經典設計。對於想要深度體驗對戰的輕度用戶,本作也是值得選用的“對戰教材”。但是,從目前遊戲呈現出的樣貌來看,《寶可夢晶燦鑽石/明亮珍珠》從系列老粉絲的視角來看,是不合格且令人失望的。

結語


在GameFreak宣布《寶可夢:珍鑽複刻》和《寶可夢:阿爾宙斯》不會開放排位對戰,並強調《寶可夢:阿爾宙斯》並非開放世界後,我曾一度陷入巨大的失落。因為這消息不僅意味著今後兩年的寶可夢排位對戰依舊隻是擴充圖鑒後的“劍盾殘奧會”,也代表著缺席多年的mage進化被判了“未定”期徒刑。

《寶可夢:究極日月》之後,對GameFreak擺爛行為的指責一直甚囂塵上,寶可夢這個祖上無比光輝的IP似乎正在用老玩家最不想看到的方式走向慢性死亡,《寶可夢:珍鑽複刻》的觸底質量好像在印證這個現實,也讓老玩家對《寶可夢:阿爾宙斯》的高水準不敢有太多的“奢望”。

隻不過對於《寶可夢:阿爾宙斯》,我大概也逃不過“罵完買一份”的結局,畢竟首發購入新作,並享受上百小時的“自我感動”,已經成為了這個系列忠實粉絲們改不掉習慣。

來源:游民星空

標籤: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