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籠中窺夢》遊民評測8.5分 謎團重重的盒中天地


《籠中窺夢》給我的第一印象,是有些壓抑的。

狹小的房間裏掛滿了空相框,中央的一台相機,被封閉在透明的展示盒裏,而整個畫面僅有著黑白灰的單調色彩。宛如密室的場景,讓我不禁產生了疑問:這款解謎遊戲的玩法,是四處找東西的密室脫出,還是填滿一個個相框的拚圖組合?

 

 

 

 

然而當我跟隨教程提示,點擊鼠標拖動起屏幕後,卻驚訝地發現房間中央的並不是什麽“展示盒”,而是每個面都蘊藏著一個世界的“魔方大廈”。

自此《籠中窺夢》也揭開了它神秘的面紗:這並非一款主打遊戲性的傳統解謎遊戲,而是有著獨特玩法,充滿了藝術化表達,和《畫中世界》一樣的實驗性作品。

它就像一場夢境,在朦朧中留下一段段碎影,而被拚接起來的片段,總是會隱藏著諸多隱喻。

 

 

 

《籠中窺夢》的英文名《Moncage》,是“蒙太奇”(Montage)的變體,這也暗示了它“拚接”的核心玩法:在“一面一世界”的小盒子上,各個世界被拚接連通了起來。世界間不僅因此產生了物質的交換,還被按照時空順序聯結在一起,構成了一個完整的故事,就像《致命框架》中用多格分鏡所演繹的那樣。

具體來說,這個小盒子就像萬花筒,通過旋轉,可以讓不同面上的物體,被“視錯覺”拚合到一起。拚合不僅能創造新的物品,還可以讓它們發揮出獨特的用途。

 

 

當你拚合起一台“磕頭機”(開采石油的一種設備),卻發現它的擺動,將場景中的太陽也拉下了天空,日夜陡然間發生了交替,一定會感受到開發者在關卡設計上的巧思,和頗有打破常規意味的探索樂趣。

 

 

 

立方體中的組合謎題


前面的描述幾乎可以概括出《籠中窺夢》的核心玩法。這款遊戲在小小的立方體中裝進了一個瑰麗的“盒中世界”,又利用物理規則、視覺偏差、慣性思維等方式將其打破揉碎,並巧妙地裝盒封存進了一段意味深長的故事。

整個遊玩的過程中,你既能體驗到如拚圖和轉魔方般解謎遊戲最本質的樂趣,也能在這個過程中不斷被它新鮮的表達方式和在“可玩性”上的探索扭轉固有思路。

而支撐起這一切的核心,是《籠中窺夢》對玩法的巧妙組合以及謎題設計上的進一步探索。

 

船隻的行駛也能開啟新場景

 

 

 

除去底部,立方體最多能同時顯示出5個世界,這點數量對於打造出一個充實的流程,肯定是遠遠不夠的。而《籠中窺夢》的解決方法是,當玩家進行了正中要害的拚接時,就能在舊場景的面上,刷新出新的世界。

大多數時候,隻要用拚合打開一扇門,通往下一場景的道路就會豁然開朗,有時被打開的也不止是門,還可以是窗戶、井蓋、通風口。除去“開門”,還有更多解鎖途徑,例如讓船隻開動,或是使無人機起飛。

這種體驗是奇妙的,充足的互動和巧妙地設計讓解謎的過程被各種或大或小的巧思充斥,也為看似垂直的玩法增加了更多的橫向樂趣。

如果說“拚接”是這款遊戲解謎的主幹,那“透視”、“變形”、“縮小”就是支撐起主幹繁榮的枝蔓。

在玩家旋轉立方體時,“透視”扮演起了施展奇跡的魔法師,而“變形術”與“縮小術”則是它的獨門絕技。原本巨大的信號塔,可以在合適的角度下,被拚接成收音機的天線;而小巧的台燈支架,也能與起重機的鋼鐵臂拚在一起。大與小之間的鴻溝,就這樣被“視錯覺”輕鬆地填平,構成了一道道充滿想象力的謎題。

 

 

但以上這些,依然不是《籠中窺夢》玩法的全部。

“視錯覺”的謎題,在這款遊戲中還有著更多的花樣。用來組合的兩個物品,被下達了“顏色必須相同”的鐵律,如果外形相似,但顏色不同,就要先為它們披件“新外衣”。

如果僅僅使用顏料桶、畫筆來給物體染色,就難免會在謎題設計上顯得過於俗套,而《籠中窺夢》則別出心裁,讓場景中的光線,充當了上色的畫手。

上文中提到過的“磕頭機”,就是改變光線的關鍵道具。它可以讓日夜交替,在白天被陽光曬得通紅的物體,就會轉變成夜幕下的靛藍色。除此以外,玩家還可以通過撕日曆,讓季節從秋天來到夏天,使物體被揭去表面的灰色,在陽光下回歸橙紅的色彩。

 

秋天,無法與灰色小車拚合

 

 

夏天的場景,色調發生了改變

 

除了顏色以外,面與面的組合,也在《籠中窺夢》裏衍生出了其它新穎的玩法。

其中最值得提的一點,就是“運送”。當禮物盒無法被打開,炸彈不能炸碎東西時,玩家就需要找尋不同世界裏的導軌,牽線搭橋將物體運輸到其他場景,讓它們發揮出應有的效果。

而在結冰的湖面上,玩家還需要用到鏡中倒影,讓物體在鏡面與現實之間,上演一出來回穿梭的“乾坤大挪移”,最終抵達對岸。

“運送”的玩法,讓幾個被分隔的世界之間,又有了更多的聯系,對整個立方體的利用也更加充分,做出了更加整體化的“大謎題”。它也在眾多的短小謎題之間,充當起了遊戲節奏的調節器。

 

 

在小小的立方體中,利用看似簡單的體積、顏色、形狀、大小、透視等基礎物理法則,《籠中窺夢》搭建起了一個有著無窮變化的小型遊樂場。遊戲中的每個謎題都不簡單,但諸多設計卻都能讓你在想通後大聲喝彩。

不需一字的場景敘事


故事毫無疑問不是解謎遊戲的核心,但卻是真正讓《籠中窺夢》令人印象深刻的重要佐料。

這種印象深刻一方面來源於故事本身,另一方面也來自遊戲獨特的敘事方式和整體風格。

在立方體世界中,文字消失得無影無蹤。但場景、演出和可收集的相片,卻攜起手來,通過圖形講述出了一個完整的故事。

遊戲用抽象而寫意的方式描述出了一個有著充分留白的故事,完整的故事被拆開藏於場景細節和解謎過程中。恰如《籠中窺夢》這個標題的字面意思,玩家的視角被固定在一個小小的立方體內,所有的故事都是透過這個小方塊“窺”得。

它很難講述出一個細節豐富,情節曲折,展開宏大,矛盾激烈的長篇史詩,卻把意味深長,平時難以簡單用語言描述清晰的情感更緊密的滲透進了玩法和敘事結構裏。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恰好對應了英文標題的“Moncage”(或者說Montage)。

 

隱藏在遊戲場景角落裏的照片,在滿足玩家收集欲的同時,用一處處片段,拚接起了一條完整的故事線。當收集的照片逐漸填滿牆壁上的空相框,玩家會發現,自己經曆的場景與做過的舉動,都曾經發生在一對父與子的身上。

戰爭、親情、思念是這個故事的主旋律,它不複雜,卻對每個人來說都有著不同的觸達深度。在這個框架內,《籠中窺夢》沒有老生常談的去描繪一個簡單的“情感雞湯”,而是用更意味深長的角度來結構這一主題。

由於沒有文字的輔助,整個故事又全部由碎片化的敘事拚接而成,因此也難以展現出太過複雜詭譎的情節。不過在講述故事時,遊戲充分利用了場景的代入感,讓我得以親身體驗一處處片段與意象,很容易就被故事所感染,不禁為二人的遭遇歎息。

 

更有趣的是,當如果集齊了所有照片,你會發現故事竟然隱藏著一重反轉。此時遊戲也將產生意想不到的展開,囊括世界的立方體,竟然變成了需要被打破的“牢籠”,讓《籠中窺夢》的含義在此刻才真正揭曉。

先前場景中一些看似無用的元素,也都會被賦予全新的玩法,在激動人心的動畫效果裏,上演一出出突破思維定勢的戲碼,帶給玩家一個令人讚歎的“真結局”。

隻有真正喜愛遊戲,在意故事內容的玩家,才會努力去集齊場景中散落的照片,而真結局就是專門為他們提供的驚喜。此時的“驚喜感”也不再僅限於玩法,而是融入到了整個故事的結構裏。

杜絕卡關的提示系統


出人意料的拚接方式,讓《籠中窺夢》的解謎環節有著不低的難度。為此,遊戲建立了一套完善的提示系統。

隻需按下空格鍵,重要物件都會閃爍出螢火般的光芒,而能點擊的區域也會泛起一圈圈漣漪,以方便玩家查找。謎題直接相關的物品會閃出明亮的紅光,其他物品則是暗淡的黃光。這讓玩家在急需提示時,可以快速找到解謎物品,從而幫助理清思路。

 

 

如果玩家還是摸不著頭腦,則可以點開菜單中的文字提示系統。系統中藏有最多三條錦囊妙計,一條更比一條強,待三條用完之後,還會有額外的“第四條”給出完整解答視頻,確保玩家不會卡關。

 

一些前期關卡隻有兩條

 

總評


作為遊戲設計的外行人,我很難通過簡單的文字介紹就展現出《籠中窺夢》在設計上的全部魅力,但遊玩它的過程,毫無疑問給我帶來了許多的驚喜。

《籠中窺夢》借助創意十足的“視錯覺”拚接,以充滿藝術感的敘事手法,講述了一個令人難忘的故事。在設計精巧的立方體世界中,色調與角度的改變,為拚接玩法增添了不少花樣。

遊戲從不使用文字進行表達,而是讓場景布置、物品交互與角落處散落的照片,來承擔起敘事的重任。當玩家逐漸逼近真相之後,會發現遊戲的玩法得到了進一步擴展,而最終的真結局則更加令人讚歎。

它或許不是一盤適合所有人的“大餐”,但毫無疑問是一道風味獨特,令人難忘的“甜點”。

 

來源:游民星空

標籤: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