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日山丘》試玩:手繪童話世界裏的治愈旅程


《落日山丘》是一款采用手繪畫風的唯美解謎遊戲。講述了戰爭過去幾年後,小說家尼柯探望昔日戰友的旅行故事。玩家將會在旅程中遇到各種人和事,解決種種謎題,體味世間百態。而昔日戰友們的不同人生,重逢串聯起的戰爭回憶,不僅揭曉了戰爭與主人公的過去,也將逐漸揭示他此次旅行的真實目的。

 

 

《落日山丘》已在WeGame遊戲之夜S4開放搶號試玩

 

 

 

本次試玩內容僅是第一章節的10%,由此管中窺豹,未必能看清遊戲的全貌。但該作劇情與謎題的緊密銜接,光影與手繪的巧妙結合,將我帶入到一個充滿煙火氣的異域小鎮。

 

 

 

一段文字背景介紹後,穿著西裝、圍著紅圍巾、戴著黑色大框眼鏡的你走下火車站台。開往伯朗市的火車要在托比克鎮停一晚,這裏正是老戰友道格的家鄉,而你又恰巧翻到他的邀請函。這都到“家門口”了,還有一段空閑時間,怎麽辦?串門去!

 

 

現在是下午四點半,而火車明天上午9點開,時間不算富裕

 

雖然《落日山丘》僅開放了一小部分,劇情內容不算多,我甚至尚未見到戰友道格,但這款遊戲卻在有限的內容量與時間裏,把我深深拉入到故事中。這大概源於其細膩入微的人物塑造,以及跟劇情絲絲入扣的解謎機製,所共同催化出的沉浸式體驗。

 

 

 

在探尋戰友道格的路途中,你會遇到一些有趣的人。他們像尋常NPC那樣,服務於背景介紹與劇情進程。但他們並非是冷冰冰的工具人,而是在設計者的雕琢下,成為一位位個格鮮明、人格完整的人。比如水果店主一波三折的送貨故事,反映出他冒冒失失、頭腦簡單,又熱心腸的性格。

 

 

 

起初,你可能隻想從他們口中得到些劇情信息;漸漸地,你或許覺得這些“鮮活”的小鎮居民挺有意思;到後來,你可能不知不覺跟他們成了朋友。而這種火候的時候,你已經親身走進故事,成為了小說家尼柯。

 

 

除了戲份比較多的NPC,你還會遇到一些隻有一面之緣的過客。這些小鎮居民的隻言片語,看似對當前解謎與情節推動都無甚幫助。但讓我覺得,他們從側面展現了世間百態,或許這正與主人公旅行的真實目的有關。如果真是這樣,那麽這款遊戲對最終主旨的布局夠早的,並將其浸透到了遊戲世界的各個角落。

 

解謎方面,《落日山丘》的難度設計在適中與偏難之間徘徊。而其具體水準,與你對這段故事的沉浸(熟悉)程度有較大關系。

《落日山丘》的解謎要素,也無外乎是收集物品、解決問題等。但有些“答案”卻沒在同一個場景界面或地圖內,所以這不僅考驗了你的思維跳躍能力,也考察了你對遊戲相關人物、場景、細節等要素的熟悉程度。

 

遊戲的第一個關卡,將其解謎特色展現的淋漓盡致——你要留意每一個細節信息,還要梳理出它們之間可能存在的邏輯聯系。因此第一步走得略顯辛苦,但當你吃透這種解謎思路後,會不由得在故事裏越走越深。

這種解謎設計的好處,一方面在於謎題與故事銜接緊密,你會不自覺的一步步深入其中,遊戲的代入感非常出色。另一方面,相較於表層的找東西、解題,這種思維跳躍性出色的玩法,更有挑戰性與趣味性。因此當你吃透《落日山丘》的解謎設定,並且被深深帶入其中後,你可能不再以玩家的視角看待這款解謎遊戲,而是以主人公尼柯的眼光去認識這座異域小鎮。

 

 

作為胖布丁研發的解謎遊戲,《落日山丘》繼承了該工作室一如既往的手繪畫風。但是不同於《迷失島》系列、《怪物之間》等作的冷峻怪誕,《落日山丘》采用暖色調的美術風格,以明亮豔麗的色調,輔以細膩圓潤的筆觸,繪畫出一個落日餘暉映照下的童話世界。

 

像我這樣神經比較大條的人,其實很少從遊戲裏領會到治愈感,但《落日山丘》是個例外——其中所有景物不僅披上了落日的光色,仿佛還透著陽光的溫度。說直白些,看著非常舒服;說矯情點,它將我心房照得暖暖的。

 

就像看到美景會陶醉一樣,眼前落日餘暉與暖意的巧妙融合,讓人體會到一股治愈感。

結語:


雖然我僅體驗到《落日山丘》第一章節的10%,但劇情與謎題的緊密銜接,光影與手繪的巧妙結合,將我帶入到一個治愈感滿滿的異域小鎮。

本月21日至31日,《落日山丘》在“WeGame遊戲之夜S4”開放搶號試玩。如果你是解謎遊戲愛好者,或者對胖布丁遊戲感興趣,都不妨親身體驗一番。此外,WeGame這次試玩活動還推出了《重生邊緣》《我的俠客》《文字遊戲》等作,國產獨立遊戲愛好者可不要錯過。

 

 

來源:游民星空

標籤: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