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老頭滾動條”說起 五花八門的遊戲梗從何而來?


在上周杉果720預告活動中,我們放出了一系列熱門遊戲的簡筆畫猜謎,其中涉及了多款熱門遊戲的經典梗:如“老頭滾動條”《上古卷軸5:天際》 、“核平甘地”《文明6》 、“洗手液戰神”《生化危機7》 、“敢殺我的兔子”《毀滅戰士 永恒》等。這些梗,如今已經成為不少玩家對於這些遊戲的重要印象,甚至有時會用梗代替遊戲本身的名字稱呼它們。

 

 

 

 

>>>翻譯事故:機翻錯誤出現的趣梗,最為著名的“老滾”

提起“老滾”這個名字,基本所有玩家都知道是在說《上古卷軸》系列,甚至大家已經習慣於用“老滾”代替本名《上古卷軸》用於日常的交流與稱呼。這一稱呼的來曆最早可追溯至2002年《上古卷軸3:晨風》發售時期,當時國內漢化組用機翻將遊戲英文名The Elder Scroll誤翻為“老頭滾動條”,簡稱“老滾”。雖然有國內代理商代理發行了翻譯正確的正版《上古卷軸3》,但這一誤翻的名字越傳越廣,被玩家們當作一件趣事長期傳播。

 

 

 

到了2011年《上古卷軸5:天際》發售後,《上古卷軸》遊戲的熱度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老滾”的名字也伴隨著各種遊戲內的有趣梗被一起傳播開來,深入人心。直至今日,玩家們也十分樂於使用這個名字,和《上古卷軸》相關的一切都可以用“老滾”替代,比如“滾MOD”、“滾Lore”等。盡管《上古卷軸6》遲遲不來,但在《上古卷軸Online》新版本發布時整個機翻的活玩一下還是能讓“老滾”的粉絲們感到快樂——時代變了,可機翻還是那個機翻。

 

 

因為翻譯問題而產生的電子遊戲梗,除了“老滾”以外,還有很多。比如經常和“老滾”一起被提起的民間漢化《刺客信條:啟示錄》中將拉丁語“Requiescat in pace”(願死者安息)機翻為“哥特金屬私生子”,以及同為民間漢化版的《無冬之夜》中將老奶奶台詞中表漠視的固定用法“Kicked my teeth in”機翻為“踢牙”從而誕生的“踢牙老奶奶”,都是在玩家間知名度很高的梗;又好比《鬼泣》Devil May Cry也曾被機翻為“惡魔五月哭”,讓人哭笑不得。

 

 

 

這些錯翻梗和“老滾”一樣廣為人知,但卻很少被提起,筆者認為主要原因有三:一是在於《上古卷軸》的量級遠遠高於上面提到的,玩家圈子要大得多;二是遊戲內容中的錯翻梗要廣泛傳播不如遊戲標題梗傳播來得快;三是“老滾”這一名字在有趣的同時也簡單順口,像“惡魔五月哭”這種雖然既是標題又比較有趣,但實在不夠簡潔順口(順帶一提,DMC系列的正確翻譯《鬼泣》實在是翻譯中信達雅準則的典范,又簡潔順口,其光芒遠遠蓋過了錯翻的梗)。

 

 

 

隨著越來越多的遊戲推出官方漢化,有更多的玩家願意購買支持正版遊戲,日後的遊戲錯翻應該會越來越少,已經成梗的會繼續流傳下去,成為電子遊戲史上有趣的小事件,沒有成梗的一般性謬誤會在官譯的推動下逐漸修正(如《半條命》→《半衰期》),或者在影響不大的情況下幹脆沿用大家熟悉的舊稱(如《獵魔人》與《巫師》的關系)。

 

 

不過這也不代表在翻譯方面不能出新的趣梗,諧音也可以利用哦,像《暗黑破壞神》Diablo被大家稱為“大菠蘿”不是也挺有趣的~

 

喂!諧音梗是要扣錢的!

>>>獨特內容:遊戲中讓人印象深刻的元素,越離譜越魔性越好?

貓車、舉著核彈的甘地、屏幕中間一個大大的“菜”字,大家能很容易猜出這些簡筆畫背後的遊戲,主要還是因為這些遊戲中特點過於鮮明的設定、要素、情節等......有時甚至獨特到有些離譜。

在真實世界的曆史中主張和平、反對暴力並提出了著名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印度民族解放運動領導人“聖雄”甘地,在《文明》中卻因為和平度數值溢出變為負數而成為了動不動就發起核戰爭讓世界“核平”的核爆狂魔,並被曆代遊戲所繼承。這種反差過大,過於離譜的遊戲要素著實是給玩家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成為了《文明》粉絲們津津樂道的梗,甚至在《文明6》發售後沒幾天就根據六代遊戲的封面圖做出了甘地扛核彈的PS圖。脫離了語言的隔閡,諸如“核平甘地”、“兔子被惡魔殺掉就追殺到火星的猛男Doom Guy”的梗在全球玩家群體間廣泛傳播,活躍於海內外的段子和Meme中。

 

但是,並不是簡單的在遊戲中體現出極大的反差和誇張要素就能給眾玩家留下深刻印象成為特定遊戲的梗。一些遊戲元素雖然相比現實有很大的誇張成分,對比下有鮮明的反差,但出於為遊戲性服務和技術限製等方面的問題,這些元素很可能是很多遊戲中都會有特征。比如,玩家在大街上全副武裝閑逛,隻要不開火造成破壞,路人、衛兵、警察等NPC角色就不會起反應,和現實相比實在離譜——這樣的設計確實會出現在很多遊戲梗中,可通過這些內容可以判斷出是哪部遊戲麽?

 

 

明顯不能。將這樣的元素提煉成梗是個挺有趣的點子,但是由於過於普遍,無法與特定的某一款或某一系列遊戲匹配,可以說是《正當防衛》 、 《GTA》 ,也可以說是《賽博朋克2077》 ,范圍過大。要是提起“明明是個狠人卻因不會遊泳而經常淹死的主角”,大家都會不約而同地想起《GTA罪惡都市》和本作主角湯米(阿泰爾:我就直接溶於水了?)。作為一個猛男主角卻經常淹死在水裏,湯米既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不過相比前面所說的選擇性失明的路人和衛兵,“被淹死”這一范圍已經是大大地縮小,加上《GTA罪惡都市》的廣大玩家群體,和身著海濱度假裝卻常常掉進水中掙紮至死的湯米這樣強烈的視覺印象,玩家見到這樣的梗後很容易地就會將目標鎖定到《GTA罪惡都市》。

 

除去遊戲中展示出的有特點的反差和“離譜”的設定之外,一些遊戲元素的反複出現也會很容易就成為玩家口耳相傳的遊戲梗。這裏又得提到《上古卷軸5:天際》 ,相信每個“老滾5”玩家都在天際多次遇到領地衛兵向主角搭話,說:“我以前也是個像你一樣的冒險家,直到我的膝蓋中了一箭。”看上去平平無奇還經常被強盜打的孱弱衛兵們像複讀機一樣頻頻說出這樣的話,好像他們以前也經曆過一段像龍裔一樣的傳奇冒險,本身就是個極大的反差展現,加上反複出現在主角的耳邊,實在是顯得魔性。“直到我膝蓋中了一箭”也因此成為了遊戲中的名梗,還破圈成為了眾多表情包的素材。

 

像這樣因為反複出現的“魔性”遊戲元素所產生的梗,有些是因為遊戲的製作者就是想這樣展示給玩家,比如《荒野大鏢客:救贖 2》中德奇.范德林的“I have a plan”和《刺客信條:奧德賽》中的“馬拉卡”,都是屬於遊戲中本身就預設好的東西,玩家玩到一定進度時就會遇到,受其感染。而另外一些反複出現的“魔性”元素則是玩家遊玩中由於遊戲的機製所產生的,比如《隻狼:影逝二度》中的大字“死”和其衍生MOD“菜”以及“猶豫就會敗北”和衍生金句“果斷就會白給”都是玩家在遊戲機製下頻繁的死亡才有機會反複高頻見到的內容;又好比《集合啦!動物森友會》中的“是鱸魚不是魚露哦”,隻有玩家頻繁地釣到最不受待見的鱸魚時才會見到......

 

 

離譜和魔性的內容確實容易出梗,但是菜鳥和非洲玩家也是不可或缺的部分!

其實像《上古卷軸5:天際》等各種遊戲梗的廣泛傳播和遊戲本身質量過硬,流傳度高也有很大關系。像在“老滾5”這樣廣為流傳的遊戲中,即便並沒有什麽太大反常之處的馬車醒來片段,也被玩家創作成了梗圖廣泛流傳。

 

什麽?你說這款堪稱史上最經典的RPG你還沒有玩過,對遊戲中的名場面也是隻聞其名卻沒機會親自見證?這樣的事,果娘絕不允許!

杉果第一傳家寶《上古卷軸5:天際 特別版》今天在杉果720暑促中正有超低價優惠,22日中午12點前,25元即可入手這款傳奇作品。

《上古卷軸5:天際 特別版》-80% 25元

同時還有《都市:天際線 豪華版》、《全境封鎖2紐約軍閥終極版》等遊戲參與今日限時閃促,趕快來杉果逛逛,發現你喜愛遊戲的超值優惠吧~

《都市:天際線 豪華版》-80% 22元

《異形工廠:謎題者挑戰版》-40% 25元

《軒轅劍 黃金紀念版》-48% 16元

另有:

《全境封鎖2 紐約軍閥終極版》-75% 99元

《雨中冒險2》-38% 49元

關注杉果720,發掘眾惠,暑你最讚!

 

來源:游民星空

標籤: PC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