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遊戲本身體驗最純粹樂趣 他們眼中的WePlay遊戲文化展

  • 2018-04-25 16:26:44

說起這個月遊戲圈的一些話題,任天堂用Labo連接虛擬和現實,SCE用遊戲讓你體會父子間的羈絆,你那些年迷過的帝國華擊團即將奏響新的樂章,FF7和莎木則在以新的形態複生中。每當聽起這些響亮的名字都讓我們興奮不已,因為這些名字已經超越作品本身,對於玩家而言已經是一種文化、一種精神。

 

 

一說起遊戲文化就讓人想到了同樣在最近公布了檔期的WePlay遊戲文化展,“如果說想要了解什麽是遊戲文化,那就去參加WePlay遊戲文化展,你將會感受到最純粹的遊戲樂趣以及體會到遊戲文化的傳承。”和一位圈內朋友聊天的時候有了上面這句話,聊著聊著也就有了今天的這個訪談,由遊戲圈的三位大佬:VGTIME的編輯三心、獨立之光的熊拖泥、拚命玩遊戲的拚命玩三郎,來聊一下他們眼中的遊戲文化,以及WePlay遊戲文化展。

 

這是一場能讓玩家切身感受到的——真·遊戲展。身邊的親人、愛人、小夥伴都感受到了最純粹的遊戲樂趣。

獨立之光熊拖泥

WePlay帶給玩家超越時代的最純粹的遊戲樂趣。

VGTIME 三心

一切都回到遊戲本身,是一個可以讓我們全身心投入到遊戲內容的遊戲展。

《中國獨立遊戲大電影》製片人拚命玩三郎

本次的幾位嘉賓一說起WePlay遊戲文化展,都提到了“純粹”二字,而對於這純粹兩個字,幾位嘉賓的見解也各不相同。

 

 

對於VGTIME的編輯三心來說,WePlay純粹的地方在於,能夠玩到各類國內其他展會很難玩到的單機遊戲以及獨立遊戲。他特別提到了《血汙夜祭》與《sinner》這兩款遊戲:“在WePlay上《血汙夜祭》完成了在中國的首秀,並且由製作人親自演示和互動,引得不少喜歡《惡魔城》系列玩家的討論。另一個國產類的黑魂遊戲《sinner》在現場也吸引了不少玩家排隊試玩,遊戲本身的素質非常高並且現場提供的BOSS十分有挑戰性,因此也有很多玩家不斷在現場受苦並樂在其中。”

 

而對於獨立之光的熊拖泥來說,他則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WePlay遊戲文化展的純粹:“我所看到的WePlay,幾乎所有參與者——無論是主辦方工作人員、遊戲參展的開發者、大舞台上節目主持人或者嘉賓、遊戲速通和現場樂隊演奏者、以及現場的玩家,都是將遊戲作為一種新的媒介的熱愛者,而不是將遊戲視為一種超級盈利方式的熱愛者。簡單的說,大家熱愛遊戲是因為接觸到遊戲後,因為遊戲通過交互所傳達出來的體驗深深的吸引了我們。而不是因為遊戲可以快速掙大錢而深深的吸引了我們。”

《中國獨立遊戲大電影》的製片人拚命玩三郎的觀點則更加直接:“WePlay遊戲文化展,最大的感受就是對玩家的尊重,沒有遊戲以外冗雜的東西,一切都回到遊戲本身,是一個可以讓我們全身心投入到遊戲內容的遊戲展。”

能讓身邊的朋友、家人一起感受到遊戲的魅力。

獨立之光 熊拖泥

能夠吸引不同類型的玩家,將遊戲的文化傳遞下去。

VGTIME編輯三心

在WePlay 的舞台與眾不同的地方,是一群遊戲狂熱分子在台上玩速攻。

《中國獨立遊戲大電影》製片人拚命玩三郎

 

幾位嘉賓聊到WePlay不約而同提到的另一個點,就是WePlay能讓各種類型不同的玩家都體會到遊戲的樂趣。

“因為大家都被遊戲帶來的體驗所折服,就會形成可以互通的經曆,大家一起來討論這樣的遊戲經曆就開創了屬於遊戲本身的特有文化。無論是紅白機、超任、世嘉五代、街機還是PS、Xbox、Switch,曆經三十多年全球的玩家社區形成了真正屬於遊戲的文化。這些文化是可以超越語言和國家界限的存在——在國內,親身經曆了這些遊戲世代的玩家其實擁有著可以通行於世界各地玩家群體的共同語言。而在WePlay可以充分領略和親身感受這種全球通行的遊戲文化的魅力。”

 

 

其實遊戲不但可以跨越語言和國家的界限,也能夠跨越年齡的性別的門檻。對此三心舉了一個具體的例子:“在現場《馬裏奧賽車8》的挑戰賽上我們還能看到很多帶著孩子的家長和情侶共同遊戲,在很多展台上也都能看到父母帶著小孩、小孩帶著大人一起來玩的。“

 

“在WePlay“遊戲時光機”的展台,就有太多一家人攜老帶小一起來感受馬裏奧系列遊戲的事情了,甚至在現場還有一次成功的求婚!這個展台特地安排了1985-2017最有代表性的馬裏奧作品,同時還展出了遊戲史上堪稱裏程碑的各種遊戲主機、掌機的實機展示。” 熊拖泥補充到。

 

同樣在WePlay現場也拉進了玩家與製作人之間的距離,“在WePlay,可以一邊玩遊戲,一邊與作者交流,直接將自己的建議當面反饋給開發者。一大群粉絲跑去找《黎明殺機》的作者,《尼爾》的製作人簽名合照。”作為《惡魔城》系列的粉絲,三心也為我們分享了不少現場見到《惡魔城 月下夜想曲》製作人五十嵐孝司時激動的場景。

 

 

遊戲的樂趣是不分國界、不分年齡、不分性別的,相信親曆的WePlay現場的這一幕幕,所有人都能得出相同的感悟。而遊戲的另一個魅力在於,無論是新遊戲還是30年前的老遊戲,都能帶給玩家相同的樂趣。

聊到老遊戲的話題,三心立刻就和我們聊到去年WePlay現場舞台上紅白機《忍者龍劍傳》的速通表演,這場表演吸引了不少新世代沒有玩過紅白機的玩家駐足圍觀,三心感慨這也算是一種文化的傳承。

 

就如同熊拖泥所說的那樣:“無論是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還是2000以後,都有大量的人因為在遊戲中獲得了其他傳統媒介所不能比擬的體驗,而開始熱切的關注遊戲。對於他們來說,“遊戲”二字就像一百多年前的電影一樣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新媒介——一個有史以來第一次融合了各種已有藝術形式、又加上了交互這個新維度的媒介,可以用各種前所未有的方式來全面而又深刻的傳達創作者的意圖,讓玩家震撼。而這些體驗本身就是很值得分享的,所以大家往往會希望自己身邊的朋友、家人都一起來感受到遊戲所帶來的震撼。”

熊拖泥的最後這句話,也是WePlay遊戲文化展的全體成員,想要通過WePlay傳遞給大家的。

 

無論是什麽類型的玩家,都能夠在WePlay的現場了解到遊戲的文化、體驗到最純粹的遊戲的樂趣,並且能夠把這份樂趣分享給身邊的朋友。

相信在2018年11月3、4日最新的一屆WePlay遊戲文化展上,我們能繼續將遊戲帶給我們的最純粹的快樂分享給在場的每一位玩家。無論你曾經熱愛過遊戲,還是從今天起成為我們的一員,遊戲帶給每個人的樂趣都是平等的,不是嗎?

 

 

相信通過三人的回顧,大家對於遊戲文化、對於WePlay遊戲文化展也有了一個更全面的認識。其實遊戲文化不單單是屬於遊戲愛好者的一種文化,同時也是一種最前沿的潮流的文化。在5月19、20日廣州FanX潮玩風尚展上,我們將嚐試把遊戲文化與潮流文化進行結合,在廣州FanX現場提供各類遊戲的試玩和體驗,也歡迎各位到現場一起來體驗遊戲文化的魅力。更多的相關信息歡迎關注我們的微信號獲取。

 

來源:游民星空

標籤: 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