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跟“舍長駕到”聊了聊 遊戲解說屆的相聲藝術家


每一位看過“舍長駕到”的視頻與直播的老玩家,大多都會被他單口相聲式的解說所吸引。近日,遊民星空有幸受網易CC直播的邀請,采訪到了知名的UP主“舍長駕到”。在文中我們問了許多粉絲們感興趣的問題,以及舍長正式做直播前後的一些故事,下面一起來看一下吧!

 

 

Q:舍長你好,感謝您能接受我們的采訪,在采訪正式開始前,給遊民的讀者們介紹一下自己吧。

舍長:大家好,我是做解說時長九年半的小學生舍長,我的愛好是吃喝遊戲看球!

Q:您是從什麽時候開始製作遊戲視頻的呢?最初為什麽會選擇去做遊戲播客?

舍長:我做這一行大概快十年了,那時正值優酷土豆等視頻平台最熱的時候。在三四年前的一段時間裏,那會兒的直播平台也比較熱門,所以就索性轉去做主播了。

 

 

舍長駕到的虛擬形象

 

Q:早期國內視頻播客很難通過製作遊戲相關視頻養活自己,那麽您是從什麽時候開始全職做視頻播客的呢?

舍長:我做全職視頻博客的主要原因是寂寞。那會兒我總共就三個朋友,兩個去外地上大學了,然後還有一個當兵去了。因為在身邊也沒什麽朋友,所以在剩我一個人的情況下,我經常會把玩遊戲的一些想法,以及想說的東西錄成視頻發到網上去,然後就全身心地開始做視頻博客。我在三四年前開始轉型,逐漸從單純的視頻博客,嚐試在主播這條路上發展。

Q:請問您轉型以直播為主初期,直播過程中有過什麽不適應嗎或困難嗎?您是怎麽過渡的?

舍長:最開始肯定會是有一兩個問題的,因為當時做視頻的時候,哪怕一天兩更三更的,也能在錄製的過程中歇一會而,喝口水什麽的,從來沒有過三四個小時一直說話的情況。我在做直播的初期,嗓子有些不太適應,不過,好在我當時有一個朋友,他是學播音主持的,於是我就向他請教怎麽發聲,怎麽能不累,然後慢慢就好多了。

不過,在與觀眾互動的這方面,我最開始還是不太行的。以前做視頻的時候,隻能看評論,看彈幕反饋,很難會有互動的機會。自從當了主播之後,現場互動這方面一開始覺得有點困難,後來在直播中慢慢的適應之後也還好。

 

 

Q:在開始做全職遊戲博客之前,舍長有做別的工作嗎?

舍長:沒有,因為那會兒上學,做遊戲視頻博客雖然比較火,但是不能變現。後來畢業了,那段時間做視頻又沒那麽火了,但好在能變現,所以說中間就沒幹過別的。在這之後就開始做全職主播,算是遊戲行業在國內起來以後的新興行業。

Q:現在您已經積累了非常多的忠實粉絲,您覺得自己是從什麽時候開始被大家關注的?您認為自己被大家喜歡的原因是什麽?

舍長:大概是我做的第一個視頻節目,記得好像是老外做中國元素遊戲的內容。在當時玩遊戲的時候,發現很多遊戲裏有一些中國的場景,但它裏面胡編亂造加了一些奇怪的東西。然後,我覺得這方面非常有槽點,就把這些整合起來,做了第一期盤點。在做出來之後,還勇敢地向視頻那邊的編輯要推薦位置,大概就從那會兒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認識我。

至於粉絲喜歡我的原因,我覺得首先應該是獨創性。其實,最早想做的視頻是叫遊戲試玩,但現在可能這很常見了。然後還有一個就是盤點,在做盤點的時候,都是先放幾張搞笑的圖片,說說俏皮話,接下來說一說這期的主題,最後開始說遊戲。在火了之後,又出來一大波去做盤點的人。以我的觀點來看,時效性與高質量還是蠻重要的,能吸引了不少玩家。

 

舍長的優酷自頻道至今仍在更新

 

Q:您的許多粉絲都認為,看您的視頻或直播都有種聽相聲的感覺,請問您這種風趣的語言風格是怎麽形成的?

舍長:這可能與生活息息相關。有時候我經常收到粉絲的私信,他們說社長我看你視頻看多了,現在我覺得私底下說話都有點特別像你。其實,當時我也是因為當時我特別樂意看教授,但是我做視頻那會兒,教授他已經斷更拖更很久了。然後那會兒我就又特別愛聽郭德綱的相聲,所以我說話的風格就可能會有這兩者結合的感覺。另外,我以前看小說的時候,知道一些小故事,所以在視頻裏經常給大家講,然後他們就覺得看我的直播就像是在聽相聲。

Q:您私下裏有其他喜歡的主播或者UP主嗎?有的話是誰呢?

舍長:我特別喜歡噴神詹姆斯的吐槽視頻。雖然他有時候也會說一些奇怪的話,但吐的槽都很在點子上,再加上他有自己做的一些特效,效果也就非常好,我很喜歡。

 

Q:幾年前您和中國Boy、逆風笑等UP主組成了手殘聯盟,為什麽會想要組建這麽一個聯盟呢?手殘聯盟平時會有什麽活動嗎?

舍長:其實一開始就是大家一塊玩一個遊戲,圖個樂子,就一塊錄了個視頻,結果這個視頻傳到網上之後就突然“炸”了,反響特別好。大家看的時候,都說有種複仇者聯盟英雄集結的感覺,然後我們就互相聊了下,說以後可以經常一起玩,然後大家就起了個“手殘聯盟”的名字。

當時聚集的那些人,很多都是做娛樂向的。手殘聯盟的成員平時也都是比較風趣的人,這些UP主的性格方面也都比較開放,但就是嘴行手不行,玩起遊戲就顯得比較歡樂。除了遊戲聯機和周年活動外,每到周二,朋友們還會準時聚在一起開開會,聊聊天。大家沒事的時候會去說一說,然後有的時候一塊玩個遊戲什麽的。很多人因為長期看我們不出練習視頻,還以為我們社團聯盟已經解散了,其實是沒有的,我們每周二風雨無阻地聚在一起,特別好。

 

 

Q:您覺得對自己影響最大的遊戲是哪一款,為什麽?自己最喜歡的遊戲系列又是哪一個?

舍長:影響特別大的一個遊戲可能是七日殺。那個遊戲我大概做了得有五十多期視頻。然後再做了像方舟,我的世界,以及生存類遊戲,大概每個都有近百期左右。如果讓我說特別喜歡的系列,那應該是行屍走肉。

這個劇情扮演類遊戲涉及很多人性的難題和選擇,有讓我更好表現了一些自己的個性,讓別人更好地認識到了我,所以我覺得這個系列是我很喜歡的一個系列。但比較可惜的是,做這個遊戲的開發組現在已經解散了。當時我們得到這個消息還挺意外的,這個開發組做的遊戲口碑和銷量都還可以,然後莫名其妙地就沒了。

 

Q:今年E3剛剛結束,您對今年的E3還滿意嗎?E3公布的新遊戲裏,您最期待哪一款呢?

舍長:E3公布的遊戲整體還是挺滿意的,但遺憾是沒有B社老滾6的新餅。我和編輯們都私下揣測,老滾六其實根本沒做多少,但在去年的時候,可能B社他們一看自己發布會料不多,就臨時畫了一個logo。

最期待的是FS社的新遊戲,就是宮崎英高和喬治馬丁在一塊兒做的那款。其實我一直特別喜歡玩魂類遊戲,隻是宮崎英高的作品可能合不來我的視頻風格,所以就一直沒做這方面的視頻,但是直播的時候已經都玩過了。

 

Q:您是如今主機遊戲圈少有依然奮鬥在一線的老主播,有許多玩家都是從優酷土豆時期開始就看您的遊戲視頻的。如今您的身份似乎更多是一個主播而不是遊戲視頻製作者,您怎麽看如今的“全民直播”時代?

舍長:我覺得直播其實挺好的,就像我一開始說的,可以得到大家更多的即時反饋,與大家拉近距離。現在有時候大家也很喜歡看我的錄播,有一些精彩的特色混在其中,我也很喜歡和大家打成一片,一塊兒聊天。

Q:許多粉絲都很好奇,您和陳太是怎麽相知相識,又是怎麽走到一起的呢?

舍長:這麽正經的采訪,你竟然問這麽八卦的問題(笑)。其實我倆最開始是網戀,後來在現實裏見了一面,但在見面之後,兩人整體感覺特別好,有種一見鍾情的感覺。在我們分開的那一瞬間,我就特別想她,我甚至還給他發了個消息,說我們倆剛分開,就開始想你了,之後就順理成章地成了男女朋友。其實,陳太她最早看過我的視頻,也是我粉絲。

 

 

舍長與陳太兩人的婚紗照

 

Q:在直播和製作視頻之外的生活裏,您覺得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比如有什麽愛好,會怎麽去消磨時間、休閑娛樂?

舍長:平時除了玩遊戲的話,我還喜歡看看電影。然後就是就做菜,看看書。在遊戲直播行業,很多人擔心將自己愛好變成職業,可能感受會跟以前有所不同,但我還是一直特別熱愛遊戲。

Q:這個問題之前也問過秦先生,現在還是想再問一下您,為什麽會選擇在網易CC直播呢?看中了它的哪些優勢嗎?

舍長:我對網易的印象很好,畢竟我以前玩過的很多遊戲,像《夢幻西遊》《我的世界》都在那邊,其次就是我整體去看了下網易CC直播的單機主機區,在那邊確實也是個很好的發展,知名的主播也越來越多,覺得合作對象不錯,就到這邊來了。

 

Q:直播的這幾年,您覺得有什麽收獲嗎?另外收益方面符合您的預期嗎?

舍長:我覺得最大的收獲就是讓大家看到了我的另一面。因為錄視頻你能表現出來的東西肯定還不全面,自己的精力更多地集中在那幾十分鍾。你要想著辦法說俏皮話,然後去跟大家分析一些劇情等等。但你連續直播幾個小時,精力不可能那麽集中,所以會出現更多視頻裏展現不到的樣子,大家看見這部分之後也覺得很好玩。

在收益方面,我覺得還是能符合預期的。因為收益不光是金錢層面上的,還包括很多其它的東西。比如,能認識更多的新朋友,還有經常去參加一些活動。

Q:未來在生活和工作上有什麽計劃能與我們分享嗎?想對喜歡你的觀眾們說些什麽嗎?

舍長:有,就像咱們之前說的那樣,我後面可能會慢慢回到以前的狀態,多做一些我更擅長,粉絲們更喜歡的視頻。

我希望那些還記得我的玩家不妨回來看一看,我還會重新往我擅長的方面更新你們喜歡的那些視頻。當然,對於一直關注我的這些朋友們,我想說,謝謝你們,我會努力變得越來越好。

來源:游民星空

標籤: PC

相關內容